【为你点歌】面对偷吃又回头的伴侣,该怎幺跳脱受伤迴圈

浏览量565 点赞802 2020-06-12

单元,週三七点,準时为你放歌!总有段感情感会我们,糟糕的对待,并不是一种爱。

亲爱的海苔熊:

我和他都不是感情路上的新手,都经历过许多段,却依然错了。

曾经渴望一段轰烈的感情,遇见了幽默又大方的他,认为他就是那个人,走着走着才发现原来我们一点都不了解彼此。一开始的怦然心跳只是好奇和寂寞作祟。

种种偷吃又回头,劈腿又哭着求我原谅,好与不好,后来真的累了,连自己都常在夜里偷偷掉泪,只要他手机上锁就像神经病一样一连串的小剧场。

我,人生志愿其中一个是「结婚」,而年过二五,清楚明白自己该铁下心离开这个不安定的男人。

事实上没有不爱他、没有想结束、但我清楚自己的下一步,我清楚我要的是稳定老实的那一个。

每一段感情都投入我的所有,分开的痛苦我很清楚,回想起那些眼泪甚至会头皮发麻。但或许女人就该多谈恋爱多涉略,才能了解自己要的究竟什幺。

by Olive (点播时间:2017 / 5 / 1 上午 3 : 41 : 08)

【为你点歌】面对偷吃又回头的伴侣,该怎幺跳脱受伤迴圈

Olive:

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们的故事,有些人坏到你会一直记得他,记得他的幽默大方、记得他给你的伤害、记得在好多个夜晚里面偷偷掉眼泪的种种,还有好多不堪回首的寂寞。你和他就像树木的年轮,一圈一圈地把心豢养在里头,你知道他不是最终的归宿,但某一个部分的你却又无法抗拒,有关于他的种种事务。

为什幺会这样呢?

「人们从婴儿时期就会本能地要求安抚,当得不到正面的安抚(拥抱、陪伴、聆听)时,就会转而朝向努力获得负面的安抚(争吵、打骂、冷战),虽然痛苦,却比什幺都没有来得好。这也就是为什幺许多人即使在成人之后仍然会有自讨苦吃的行为,在重複发生的婚姻(恋爱)暴力中,就如同心理游戏一般,为了获得负面安抚而不断循环。」(引自 [1])

总之,负面安抚(Negative Stoke)的意思是说,我们虽然都喜欢舒适、安稳的安抚,都希望得到所爱的人关注和温暖,但当这东西无法获得的时候,我们就会选择「无鱼虾也好」。把对方的疏离、背叛、忽冷忽热,当成是关心的一种方式。(推荐阅读:每个人在关係里,都有自己习惯的距离)

他对你不好,其实你早就知道。他不是你要的人,你也比谁都清楚。

但那些心动和好奇、那些期待和焦虑,都编织成了一种瘾,让你很矛盾,理性上知道他是个烂人,感性上却又没有办法结束。

有些人之所以会「中」了对方的负面安抚,或许是因为他在过往的经验当中,很少有机会获得「正面的安抚」。在他还需要被照顾的孩提年代,家人用怒吼、用疏离、用过度控制等等方式,来「表达」对他的关心[2]。久而久之,他就不小心学会了一件事情:原来糟糕的对待也是一种爱。

有些人在童年没有受到好的对待,或者拥有一个破碎的家庭,于是在长大之后的感情里面,一直渴望有一个「安稳的家」,把幸福和结婚当成是人生当中一个重要的目标,寻觅着那个能给自己一辈子幸福的人(好弥补他过往所没获得的爱的缺陷),但却一直所遇非人[3]。因为当我们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、一直在想到底为什幺他不能够好好对待我们的时候,某种程度上我们也把自己幸福的权利交给对方了。

却忘了,自己才是自己生命的主人。

【为你点歌】面对偷吃又回头的伴侣,该怎幺跳脱受伤迴圈

【为你点歌】面对偷吃又回头的伴侣,该怎幺跳脱受伤迴圈

心理学 OK 绷:感觉具象化的练习

回头看看你的故事,你会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:他伤害了你,偷吃又回头,但你却跟自己说「没有不爱他、没有想结束」,是什幺能够让你在被伤害的情况下来维繫这段关係呢?或许有很多种原因,不过我在猜想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,你用某种方式来麻痺自己,让自己不会痛。

在感情里面反覆受伤却又不离开的人,某种程度上是比较能够忍痛的人。或者说,他们有一种忽视疼痛的能力。如果要跳脱这样的迴圈,我觉得很重要的一步就是,先让自己「感觉到痛」。

只有当你真正开始正视自己的感觉,才能够脱离过往那种「明明知道他不适合我却还是离不开」的命运。 《童年情感忽视》里面提到一个不错的练习,我觉得恰好可以作为「感觉到痛」的一个开始(修改自[3]p.184-185),尤其在你脑袋里面各种混乱和小剧场时候。

选一个不被干扰的空间,例如一个人的房间,安静的坐着。

闭上眼睛,想像脑海里面有一个黑色的萤幕,把注意力放在那个黑色萤幕上面,并且关注你的内在感受。

问问自己现在有什幺感觉。

如果有其他不相干的画面出现,想像用橡皮擦把它擦掉,继续吧注意力放在你现在的状态上面。

试着用一些形容词描绘一下你的感觉。如果你词穷,可以参考这里的情绪字词列表(其实书上也有,不过我想网路的资源同样也可以用)。

当你确定你描绘出你的感觉之后,问问自己:为什幺我会有这个感觉?

我有个朋友长期原谅她的男友劈腿,她的说法是「反正他有一天厌倦之后就会回来了,那时候他就会知道,我才是那个会默默守候着他的人[4]。」 结果做了这个练习之后,她抱着膝盖大哭,在我前面哭得很丑、老泪纵横地说:

「我一直以为我没有很在乎他在外面的事情。但刚刚我突然有一种自己很不堪的感觉,我好像是放在门口的踏垫,可以随意地被践踏、被不在乎、被污辱,他可以过他自由自在的生活,而我却要在这里委屈地等待着⋯⋯」在这样的练习当中,她感到很卑微、很委屈,又有一点生气。可是这个生气除了是气她男友,同时也是气她自己。 (推荐阅读:为何我们总是用错的方法,爱着对的人)

就像你说的一样,或许要经过许多的颠簸,才能够看清自己在感情里面要的是什幺。但怕的是你看清之后,仍然被过往的负面安抚绑住,仍然没有勇气,结束一段让自己折磨痛苦的关係。当然,做出决定并不容易,但或许透过这样的练习,你更有机会可以面对那个疼痛的自己,在痛苦里面看到自己的在意。

然后从哭啼的孩提,千扎梦醒地、铁心离开这段没有未来的印记。

在泪水中明白,原来糟糕的对待,并不是一种爱。